返回列表 发帖

[知识] 海南黄花梨鉴别(降香黄檀)鉴赏/购买/收藏/知识/杂谈/图N多要有准备/原创

1:渊源&产地
     引用名人的话.....,咳:黄花梨(指的是海南黄花梨)自古以来就不是普通老百姓玩的玩意儿。自古以来海南黄花梨作为名贵红木的的确确不是普通人家能用的起的名木,那位问了:那怎么海南老百姓有盖房子的,犁地的套子,织布的梭子等都是海南黄花梨的啊?注意一句话:人家说不是普通老百姓玩儿的玩意,注意这个玩儿,这里的玩儿说的是高价甄选精品木料请专业的人制作精美的器物,使得器物具备实用价值&观赏收藏价值,而您所说的老百姓盖房子的,织布的,犁地的,甚至一些民做的躺椅,或者吃饭的小圆桌等等,这些通通有一个共同点即只在意一个就是实用价值,老百姓不是在玩,而是在用,而不太具备观赏收藏价值。所以的确海南黄花梨真的不是普通老百姓玩的玩意儿,既然不是普通老百姓玩的起的玩意儿,得出结论海南黄花梨器物肯定很贵---嗯 似乎是废话:)

民间制作椅子


精良工艺制作圈椅
0b7b02087bf40ad13dff3250572c11dfa8ec8a136327ee56.jpg


      关于海南黄花梨的渊源历史到处都是,不多累述,这里说下鲜为人知的事情,黄花梨(降香黄檀)的产地。 黄花梨(降香黄檀)的产地,一般人认为海南或者越南,其实从事黄花梨木料生意的人不见得知道,在我国的广东局部地区不知道什么年代开始就有黄花梨(降香黄檀)生长,我开始并不信,直到亲自去山里看到活生生的树才相信,在广东省的湛江,茂名,甚至梅州,汕头等地区山林里面偶有生长,根据格的程度判断也有生长超过80-100年左右的,也就是说建国之前就有生长,换言之明清两代历史记载过度采伐导致几近绝迹的黄花梨树木是不是包括广东省境内的呢?不得而知了......,学术问题懒得研究,总之我们知道黄花梨(降香黄檀)产地不仅仅只有海南越南就行了,这一点已经是鲜为人知的秘密了,任何教科书或者教材都没提及过的产地。

广东某地山里面我亲自实拍野生黄花梨树(被从深山移植而来的,嫩树枝均为移植后3-4年所生长,所拍为较细小的两棵)

海南黄花梨活体树 (1).JPG
海南黄花梨活体树 (2).JPG

海南黄花梨活体树 (3).JPG
下面这张图片是越南黄花梨活体树
越南黄花梨.jpg
2:欣赏&鉴别
      我们先欣赏,后鉴别,因为鉴别是不是海南黄花梨,海南黄花梨与越南黄花梨的鉴别文字资料百度一下实在太多了,不多累述了,这里先给出一些正宗产于海南的黄花梨的横截面纹理欣赏,给出的横截面图片均为鸿木斋开料时候所拍,比较多,给出这么多图片的原因就是想告诉大家,其实鉴别是不是海南产的黄花梨很简单,就是多看,看的多了自然就建立一个认知度标尺,为何一定要多看呢?因为海南黄花梨的每一棵树甚至说一棵树的不同部位纹理,颜色,密度,荧光,细腻程度,毛孔棕眼大小等等都有非常大的区别,可以说一万棵树一万种感官视觉的不同,这.....就给鉴别带来一定的难度,所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多看,等你每天看不同的海南黄花梨,持续看个一年半载,见的多了,突然给你个不是产于海南黄花梨的器物,你一眼就能看得出是不是海南产的,产于海南的黄花梨(降香黄檀)的确是品质最好的,海南的就是海南的,越南的就是越南的,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由于本人手上越南原料基本没有,成品也极少,因此就不发越南海南对比图片了,类似对比百度下已经很多很多了,这里仅给出产于海南的横截面纹理特征,帮助大家提高认知度,并建立一个鉴别尺度标准比什么都强,接下来我们发图!        关于黄花梨的鉴别总结: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只有多看,不论你是鉴别是否产于海南还是越南,是否是黄花梨(降香黄檀)均无捷径可走,唯有多看积累经验,靠网上搜罗几个鉴别方法(现在有NN种方法,气味鉴别,纹理鉴别,毛孔棕眼鉴别等等)这些方法均无法通用,特色料质需特殊对待,唯有经验最靠谱,黄花梨的产地鉴别是科学仪器都无法鉴别的,故此多发一些图片,帮助爱好者建立一个正确的标准,有了标准一切就好办了,注意以下图片均为鸿木斋精选的精品料质,鸿木斋选料进料标准较高,非普通的商家是黄花梨即可的思维,做好东西做精品东西是必须要不惜物力的,故此以下图片大多数为老料,切纹理密度颜色等等标准比较高的料质了,帮助大家把鉴别的尺度标准建立高一些是没有坏处的!
       嗯,发图。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PN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2).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3).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4).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5).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6).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7).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8).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9).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0).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6).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7).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8).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9).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20).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2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22).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23).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24).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27).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29).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30).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3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32).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33).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35).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36).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38).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39).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40).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44).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43).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42).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4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45).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46).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47).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48).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49).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50).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5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52).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53).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54).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55).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56).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57).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58).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59).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60).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6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62).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63).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64).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65).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66).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67).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68).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69).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70).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7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72).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73).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74).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75).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76).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77).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78).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79).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80).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8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82).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83).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84).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85).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86).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87).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88).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89).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90).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9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92).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93).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94).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95).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96).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97).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98).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99).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00).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0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02).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03).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04).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05).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06).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07).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08).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09).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10).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1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12).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13).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14).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15).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16).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17).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18).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20).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2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22).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23).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24).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26).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28).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29).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30).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3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33).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34).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35).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36).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37).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38).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39).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4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42).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43).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44).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45).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47).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48).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49).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50).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5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52).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53).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54).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55).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56).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57).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58).jpg

QQ图片20130807104535.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60).jpg

海南黄花梨降香黄檀的横截面纹理图片 (1).jpg

海南黄花梨降香黄檀的横截面纹理图片 (1).png

海南黄花梨降香黄檀的横截面纹理图片 (2).jpg

海南黄花梨降香黄檀的横截面纹理图片 (2).png

海南黄花梨降香黄檀的横截面纹理图片 (3).jpg

海南黄花梨降香黄檀的横截面纹理图片 (4).jpg

海南黄花梨降香黄檀的横截面纹理图片 (5).jpg

海南黄花梨降香黄檀的横截面纹理图片 (6).jpg

海南黄花梨降香黄檀的横截面纹理图片 (7).jpg

海南黄花梨降香黄檀的横截面纹理图片 (8).jpg

海南黄花梨降香黄檀的横截面纹理图片 (9).jpg

海南黄花梨降香黄檀的横截面纹理图片 (10).jpg

海南黄花梨降香黄檀的横截面纹理图片 (11).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2).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3).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4).jpg
海南黄花梨横截面纹理图鸿木斋开料实拍 (15).jpg
通过大量横面纹理图片,大家可以粗略了解认知海南黄花梨的纹理,至于径切面的纹理参见鸿木斋各种雕刻把件摆件,手串,壶等等工艺品,这里就不都发图了,服务器吃不消啊!
2.海南黄花梨鉴别
产于海南的黄花梨与产于越南的黄花梨最大区别的几点
前言:关于海南黄花梨的产地鉴别,其实有经验的老手都可以根据器物或者材料的纹理,密度比重等信息判断是产于海南那个山上的,关于鉴别产于那个山上的个人觉得没必要在这里写了,哪说来就太长了.....此处省略一万字。
(1) 海南黄花梨墨线(即纹理线条)清晰,不模糊,工笔画一样,一条一条非常清晰明了干净,没拖泥带水的感觉,越南的往往如钢笔在手纸上写字或者是钢笔在湿纸上画的线条,有模糊的表现,好像是....我也不知该如何表达....要是大家还不明白干脆拿一只钢笔把纸弄湿,画几笔看看就知道什么样了。还说墨线,海南黄花梨的墨线一般会发紫色,紫黑色,紫褐色,紫红色,当然越南的也有这样的,按比例来讲,海南的墨线颜色基本就是上述三种颜色,而越南的比较少,越南北方料也有同海南一样墨线颜色,产于广东的黄花梨墨线也有此颜色的,故此不能单单只凭墨线即可判断黄花梨的产地。看到这里的提示我建议大家根据我的提示再将以上160多张图片重新看一遍,以增加印象,心理建立一个标尺,标准,或者说找到感觉。
(2)海南黄花梨的毛孔棕眼极细,这么说大家还是没概念,故此大家还是多看看鸿木斋成品的径切面,仔细观察那些微拍的径切面的一条一条的小纹纹,大概比比较细的女生头发丝相当的小纹,这里我给个特写图片吧,下面的图片是我的一个巨老料的海南黄花梨老刨子,其原材料根据横截面纹理判断当有直径40CM以上,故此径切面的小纹纹明显一些,拍照的时候故意逆光拍摄,不然很难拍的出来那么细的纹纹。


海南黄花梨的鉴别图片 (1).JPG

海南黄花梨的鉴别图片 (2).JPG

海南黄花梨的鉴别图片 (3).JPG

海南黄花梨的鉴别图片 (4).JPG

海南黄花梨的鉴别图片 (5).JPG

海南黄花梨的鉴别图片 (6).JPG

海南黄花梨的鉴别图片 (7).JPG

海南黄花梨的鉴别图片 (8).JPG

海南黄花梨的鉴别图片 (9).JPG

海南黄花梨的鉴别图片 (10).JPG

拍了半天发现没有参照物,就去卫生间剪了自己几根头发作为对比参照(本人男生,头发算是相对很细的了),你说我容易嘛,头发都剪了,我都快累死了,还不是硬挺着......
海南黄花梨的鉴别图片 (11).JPG

提示:所拍图片的老刨子,由于是老料+逆光拍摄,径切面的纹纹相对比较明显,一般料质越老越明显,看器物,仔细观察径切面的毛孔棕眼粗细程度,根据料质的新老程度,推算其径切面纹纹的应当有的粗细程度,假设料质很新,而毛纹纹很粗,那么等些年,纹纹会更粗,假设料质非常老,而纹纹也不算细,这也算正常。有些料质不够老的也是能推算出几年完完全全干透后的纹纹粗细程度,一般纹纹相对较粗,那么一般就是越南料了,不过话说回来本人见过广东料纹纹也蛮细的,越南的偶尔也能看到比较细的,故此依照此法还是仍旧无法确定是不是产于海南还是越南还是广东。下图左边越黄,右边海黄(品相很差的海黄了)


(3)传说中的气味辨别法 这一点我觉得没必要说了,因为本人鼻子不太灵,另外一个成品器物难道你去打磨去?尤其现在一条手串珠子,封蜡后很难闻得到气味(将之封入密封袋,次日起床这个时候鼻子是最灵的时候,打开密封袋就能闻到气味),一条成品珠子+封蜡的气味真的没法判断是海南还是越南,除非你家一屋子黄花梨家具,哪气味就非常明显了,一进门就差不多能判断出是海南是越南,海南的闻起来降香味儿中有点甜,舒服,通畅,使劲吸一大口都会觉得舒服,而越南的吸一大口就想大喷嚏,相对比较辛辣刺鼻。介于无法像开料一样去闻味道,因此气味鉴别法这里就不多说了。另外一点非常重要,我曾经见过许多人网上购买的珠子越南黄花梨胶磨的珠子,一边打磨一边抹胶,以此来弥补大毛孔棕眼,这样的珠子怎么盘都是很亮很亮,此类器物价格相对便宜,只要仔细观察鸿木斋的成品,不难鉴别是不是越黄胶磨珠子,市场上胶磨的越黄珠子非常之多。

目前市场上常见仿制海南黄花梨的尤其是小件工艺品的木材有,越南黄花梨(海南越南的鉴别上面已经说了差不多了),泰国紫花梨,印尼的大叶黄花梨(福建一家矿业公司,在印尼发现此树种,此树为矿石的伴生品,往往哪里有矿石哪里就有这种树,矿业公司发现其纹理密度都像极了黄花梨,于是就运回国内做了一大通的鉴定,鉴定结果为不是降香黄檀,于是他们就起了个名字叫大叶黄花梨,就跟大叶紫檀不是紫檀一样,大叶黄花梨它不是黄花梨),
下面发下泰国紫花梨的图片

DSC_6608.JPG

DSC_6609.JPG

DSC_6610.JPG

DSC_6611.JPG

DSC_6612.JPG

泰国紫花梨鉴别要点:黄花梨器物触感温润,此泰国花梨触感冰凉生硬,纹理也不对,请仔细对比大量实拍纹理图片,另外更致命的是泰国花梨的比重太大了,一条20的珠子能达到61克,海南的是45-56克之间,此比重鉴别方法同样适用于泰国黑花梨与紫檀柳。

接着说下紫檀柳目前市场上许多下图这样随行打磨的紫檀柳的制品,卖家一般都会说是东南亚的黄花梨,你问是不是黄花梨,人家也不直接回答,就说是东南的黄花梨。







紫檀柳制品 (1).JPG

紫檀柳制品 (2).JPG

紫檀柳制品 (3).JPG
紫檀柳与海南黄花梨的鉴别要点 气味,紫檀柳一点气味都没,另外比重也不对,紫檀柳比重大,至于纹理毛孔区别见上面提到的,不再重复了,我相信多看横截面图片,还有鸿木斋成品图片,仔细看,再看这紫檀柳感觉完全不对!

下面说下大叶黄花梨:

大叶黄花梨 (1).JPG

大叶黄花梨 (2).JPG

大叶黄花梨 (3).JPG


鉴别要点:大叶黄花梨无降香味,整体制品感觉干涩无油性,荧光反应弱,触感没海南黄花梨温润,另详看最后一张跟头发的对比,还是我哪几根头发(保证了参照物的一致性),毛纹纹显然粗太多了。
酸枝类:

花酸枝 (1).JPG

花酸枝 (2).JPG

上面两张图片,俗称花酸枝,学名巴里黄檀,存世量不大,通常跟奥氏黄檀批发木材的时候混批,木材市场我问店家这是啥木头?店家曰:黄花梨酸枝。我都晕都往黄花梨身上靠。

缅甸奥氏黄檀酸枝.JPG

上面一张图片,鸿木斋存的家具木料(目前还没做家具),产于缅甸的奥氏黄檀,通过看横截面就可以想象奥氏黄檀成品远观真的很像黄花梨的纹理,黄花梨就是有酸枝的纹理,花梨的底色,这里的酸枝指的就是奥氏黄檀的纹理,草花梨(大果紫檀)的底色。鉴别要点,气味,酸枝酸枝顾名思义开料的时候有酸香味,而非降香味,另外径切面毛孔纹纹,硬度,触感,纹理,比重等都跟海南黄花梨油不同。

通过以上海南黄花梨大量的图片欣赏,相信仔细观察的人都会形成一定的认知度,鉴赏度,建立一个鉴别标尺比什么都重要。


有关海南黄花梨的误区
有人说海南黄花梨不是没有了嘛?回答:有当然有的,详细往下看吧。
黄花梨一定就是老料好嘛?回答:不是的,老料有垃圾,也有极品,新料(多指野生料)也有非常极品的料质,价格到位都是好东西。
越南黄花梨贵还是海南的贵?回答:一木一价,一物一价,无规定标准。


3.海南黄花梨的现状
   说了这么多,我们来大概说下海南黄花梨的现在,观察图片大家不难发现都是些树根不大的木料,是的,我倒是想找大料,一无资本,二找不到大料,目前海南黄花梨始终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人都说物依稀为贵,现在海南黄花梨在海南的成交价格极品料不论斤,而是论根,一根多少钱,根据材料的大小器形,纹理等品相直接估价,一般情况下,上面大量横截面图片的材料基本价格都是在2700元人民币至5500元人民币之间,并且这些材料每年至少有百分之三十的涨价递增幅度。涨价一般都是春节前后,春节前许多海南黎族同胞将海南黄花梨的材料拿出来卖掉过年,而这个时候也是材料比较贵的时候,农民们平时上山采药材积累了一年的精品料舍不得卖,年底一般都会拿出来卖,商家们为年后做打算存料。第一是好材料出来了,第二是商家们深刻的懂得春节后价格更离谱,因为春节后马上就是海南的农忙时节,黎族同胞们没空上山采药材更没空专门去山上挖海南黄花梨的料(因为在山上住半个月不见得能碰到一根)。所以春节后货源供应奇缺,也是价格飙升最厉害的三个月左右。        对一些人说海南黄花梨不是早就没有了嘛?是的,大树能做家具的材料是没了(也不是绝对,一些大材料被大买家收藏不卖,也不做,就放着)。
看下面几个图片


海南黄花梨产区 (1).jpg

海南黄花梨产区 (2).jpg    


山看着很矮,其实山挺高了,至少我拍的比较远,这个地区曾经是海南黄花梨花纹最好的产区之一,不知道什么年代这里能出家具材料的黄花梨树木被砍完了,剩下的就是只能挖树根材料。说到树根,我倒是非常喜欢,因为不论纹理密度颜色等等品级都比树干高很多,非常适合做工艺,就图片上几个山头每天几千人在上面爬,他们不说专门为挖海南黄花梨而来,而是主要采药材,挖海南黄花梨树根至少捎带着手的事情,因为药材容易采的到,而海南黄花梨树根材料实在是能碰到算是非常幸运了。


挖料人的山上生活 (1).jpg

山上野餐 其实日子不好过 很简陋 荒野求生差不多
挖料人的山上生活 (2).jpg

三五个人一组 上山一般一住就是一周或者十天左右 主要是上山挖药材。
挖料人的山上生活 (3).jpg

山上挖料人生活一角
挖料人的山上生活 (4).jpg

住处随便搭个塑料布能档雨就行
挖料人的山上生活 (5).jpg

小溪里面洗野生笋
挖料人的山上生活 (6).jpg

无间休息 抽根烟
挖料人的山上生活 (7).jpg

皮肤黝黑的本地人
挖料人的山上生活 (8).jpg

挖料人的山上生活 (9).jpg

挖料人的山上生活 (10).jpg

挖料人的山上生活 (11).jpg

挖料人的山上生活 (12).jpg
在做炒米饭

非常非常幸运非常辛苦挖到的很不错的老料

辛苦幸运挖到的海南黄花梨材料 (1).jpg

辛苦幸运挖到的海南黄花梨材料 (2).jpg

辛苦幸运挖到的海南黄花梨材料 (4).jpg

辛苦幸运挖到的海南黄花梨材料 (5).jpg

辛苦幸运挖到的海南黄花梨材料 (6).jpg

如此的运气,挖药材的人几个月不见得碰到一次能挖到好的材料,材料只会越来越少,机会也是越来越少。之前一线收料人都是一两个月定期去村里村民家里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去年都是村里,收不到了跑到山底下等挖料的下山,今年山下等都没机会拿到一手好料了,都是跑上山直接找挖料的人了,一根料挖出来都是湿的直接看品相按斤称了。
发几个海南黄花梨的新生材看看吧

海南黄花梨速成林新生材 (1).jpg

海南黄花梨速成林新生材 (2).jpg

海南黄花梨速成林新生材 (3).jpg

海南黄花梨速成林新生材 (4).jpg

海南黄花梨速成林新生材 (5).jpg 看过了好料,再看这个,会觉得有些惨不忍睹,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就得仍,好货不便宜......省略。

黄花梨成材取材不易黄花梨树木17年左右(指的是从种子到成才,而非苗木种下算起)才开始长红心(称为格)。
黄花梨的格与白皮比例 (1).jpg

黄花梨的格与白皮比例 (1).PNG


黄花梨的格与白皮比例 (2).PNG


黄花梨的格与白皮比例 (3).jpg


黄花梨的格与白皮比例 (3).PNG


黄花梨的格与白皮比例 (4).jpg    黄花梨的格与白皮比例 (5).jpg


注(上面几个图片均来自互联网)
通过上面格(红心用的上的部位)与白皮的对比大家不难清楚,黄花梨成才奇慢,并且黄花梨弯弯曲曲成大财更难了,尤其最后一张图片,主干已经很粗了,对比心材很小了,很粗的一颗树,可怜到只能做珠子可用。

海南黄花梨的收藏价值
   贵的东西必然都具备一个要素,那就是稀缺性,而稀缺性有人为制造的稀缺性,例如大蒜。有天然属性的稀缺性例如黄金,有不可再生资源的稀缺性比如钻石,黄花梨具备天然属性的稀缺性,也具备一定的不可再生性(成才奇慢),所以黄花梨按照建国以后的规律发展,我个人测算过,比任何银行理财都强,比100W起的信托产品年回报率百分之十都强。年递增百分之30左右是稳稳的。
因为美元量化宽松,导致全球央行跟着狂发货币,天然稀缺性+货币超发的通货膨胀=只会涨,不会跌,事实是,阶段性回落的情况出现过,但是依照3年为一周期计算就没见过回落。老料的只会越来越少,新料的只会越来越多。即便新料有再生长也是远远无法供应需求......故此,我个人判断未来三年内,投资购买黄花梨木料,器物,比把钱买理财回报率高,比股票稳妥(问君能有几多愁,你还曾记得中石油?)比买房子把稳切回报率高(房价的确存在很大的风险性,经济发展有个高楼定律,说一个国家或者地区一旦开始拼命建第一高楼就距离房产危机不远了,美国的历史如此,最近的大家可以看看迪拜,最近国内三地出现三个地王,,,,,,,)。我个人偏好买那种料质非常好的老料,老料可以说无法再生了,因为新树人们等不到他长大成老料,能做珠子就已经砍掉做珠子了。有人说了涨吧,那天打仗价格就下来了,是滴,打仗命都可能没了还要木头干嘛!

未来&希望
发几个新树苗与种子的实拍图片(5年生黄花梨树苗),代表了希望与未来......
五年生海南黄花梨 (1).JPG

五年生海南黄花梨 (2).JPG

五年生海南黄花梨 (3).JPG

很碰巧,想写些有关黄花梨的东西,刚好看到一个新文章,转发来给大家看看,正好代表了我想表达的意思。


揭幕:黄花梨的大收藏时代
近十余年来,在当代仿古家具行业和传统家具收藏界中,围绕黄花梨的价格行情及投资收藏的话题屡现报端,备受关注。在业内,黄花梨上演了逐年拉升、稳涨不跌的价格“传奇”。而在收藏界,黄花梨家具则在各种古典家具拍场上高温不退,赚足了人气。

wbl.jpg


图一:伍炳亮(右)、杨波(中)、邓雪松(左)参加海南黄花梨文化节合影            

    持涨不跌的市场行情固然平息了之前业内外对黄花梨存在的一些非议和质疑,但面对黄花梨的彻底枯竭、有价无市的事实,对于黄花梨的前景,也有人不无忧虑。早在2011年,北京元亨利董事长杨波先生便发出了“黄花梨正在辉煌谢幕”的感慨。而同一时期,广东伍氏兴隆董事长伍炳亮则提出:“黄花梨的收藏时代刚刚开始……”一南一北,两位业界巨擘观点迥然有异,令人不禁迷惑不解。
   “黄花梨正在辉煌谢幕”,个中意味,杨波当时未加明言,但人们从中也能觉察到他对黄花梨前景的一些隐忧。而时隔两年,当人们仍在揣摩“谢幕”一话的意味时,参加完海南省东方市举办的“第二届海南黄花梨文化节”之后,杨波深受触发,他对于黄花梨前景的认识,也在悄然改变:“这次海南之行,我看到了(黄花梨)未来的曙光。”这种感觉又与伍炳亮的看法趋于一致。

    从“谢幕”到“曙光”,杨波的话耐人寻味,也使人困惑难解。而透过他这些话,我们还是可以隐约觉察到有股风潮正在逼近。市场的、行业的、拍场的以及人们内心的种种讯息似乎都在直指同一个方向——“黄花梨的大收藏时代”。而这一切,还得从黄花梨那些年的经历说起……      

    一、枯竭:资源困境
    就最原始的起因而言,“黄花梨谢幕”的观点,其出发点莫过于是看到了黄花梨资源的枯竭,以及它在供求上的严重失衡,供不应求甚至是无从供应。但实际来说,黄花梨资源的枯竭,并不是我们当代一手造成的,而更应视作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早在晚明和清早期,黄花梨就以其色泽淡雅,纹理瑰丽,质感温润如玉,木性小而不易变形,宜榫卯而适合加工等木质特征赢得了文人士大夫群体及木作匠师们的一致推崇。配合历代名匠精湛的工艺,黄花梨家具备受时人追捧,成为家具艺术美的典范。但也因如此,仅存于海南岛一隅的黄花梨原生林资源,成片的均被采伐一空,再经历建国以后“大炼钢铁”的运动,当地的黄花梨自然资源早已断层。

    改革以后,随着传统家具研究的推进和仿古家具行业的兴起,沉寂已久的黄花梨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中,逐渐被国人再认识。但由于黄花梨原生林资源的不复存在,早期业内用来制作黄花梨家具的木料已非新砍的新料。对此,杨波告诉记者:“当代黄花梨仿古家具的制作,多数都是依靠旧料支撑起来的。一时之间,散存于海南岛上的各式黄花梨旧料,如拆房料、老家具拆解料、门板、床板、锅盖、农具,甚至树头、树根等都被搜罗一空,适合做家具的做成了家具,实在不适合的则被加工成各种工艺品。而到现在,连这些料也都很难再找到了。黄花梨资源的枯竭,就是如此决绝无情。”

    对当代仿古家具厂家而言,黄花梨资源的枯竭绝不是件好事。它最直接的后果是造成了厂家“无米下锅”的困境,而不得不停止黄花梨家具的制作。中国家协传统家具委员会副秘书长邓雪松告诉记者:“中国家具协会曾在海南找到当地做黄花梨最大的厂家进行调查,发现在资源枯竭的大环境下,它也没办法将黄花梨家具的制作持续下去,而是转入做家具小件、做工艺品,甚至做佛珠、烟嘴、烟斗之类的小件工艺品。”

    而相比行业面临的这种困境,资源枯竭对整个黄花梨市场的影响才刚刚开始。其对于价格的抬升,似乎才是催发一系列黄花梨市场行情及投资收藏走向发生剧变的持续“强风”。作用到市场中,黄花梨价格稳涨不跌的强劲走势,吸引了人们对黄花梨的关注,激发了大家的投资热情,进而促成了黄花梨价值在当代的“回归”。


wbl2.jpg



图三:伍炳亮鉴定海南黄花梨老门板,这类老料价格高达15000多元一市斤                       
   二、回归:价值回升

   (一)黄花梨供不应求,价格抬升反映价值“回归”

    从早期的按吨计算,到现在只能以斤论价,黄花梨的市场价格连年攀升。 据了解,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能够用于制作家具的海南黄花梨木料的价格差不多是每市斤40多元,到现在同等材料的价格已持续上涨到差不多每市斤1.2万。  

    而对应黄花梨在此期间的涨幅,此前一些报道称,黄花梨在十年间上涨400倍。邓雪松则回应说:“真实的涨幅应该是在300多倍,而期间也并非只经过十年,而是十几年来持续上涨的结果。而如果把黄花梨的这一上涨过程做成曲线统计图的话,我们从中可以看到,从上世纪末到现在,海南黄花梨的价格一直是拉高直走的情况,几乎没有回落过。”



结束语---本来想详细介绍下海南黄花梨各个区域的特性特点,详细到每个山的周边的特性,以及海南黄花梨原材料的购买注意事项技巧等,无奈篇幅&时间有限,先写到这里,献给那些辛苦挖料的黎族同胞,爱好者.....

海南黄花梨经典鬼脸 (1).jpg

海南黄花梨经典鬼脸 (2).jpg

海南黄花梨经典鬼脸 (3).jpg


96108_2013082721105100_mmexport1377609051408.jpg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QQ:58509228微信:hongmuzhai电话:13810663183/010-82618106北京市朝阳区安定门外北辰路曹八里1号院内5号楼2层鸿木斋(北土城地铁站B口步行2分钟即到新奥物业院内).地图
良木不敢減物力,精琢不可省人工,鸿木斋--良木精琢!汇天下名木,创百年鸿利。主营:海南黄花梨,印度小叶紫檀,金丝楠阴沉,木料&成品。

很好,可以学点知识

TOP

好。我也想去吃野味。

TOP

返回列表